河北玻璃价格联盟

“既然仇恨太多,那我们都别活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01


看守所门口。


季潼轻一脚重一脚从厚重的铁门里走出来,她脸色苍白泛青,整个人也瘦得脱了型,身上挂着件皱皱巴巴像麻布袋一样的衣服。


到了马路上,季潼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天空,太阳悬挂正空,明晃晃的,刺眼无比,很快,她低下头闭上了眼,那不适感却久久散不去。


季潼不由扯了扯嘴角,不过在那暗无天日的牢里受了几天磋磨,她却感觉像是已经在里面老了一生。


现在她该去哪里?叶家她没脸回去,甚至连和大哥道歉她都不敢。她犯的罪,又岂是区区一句对不起能够赎清的。


无尽的彷徨和潮涌的悔恨像一把钩子勾出季潼身体里受的内伤,她忙捂住胸口,忍住喉咙里的一股痒意,踉跄两步,腿登时软倒在地。


“在里面待的几天怎么样?我可是特地吩咐了人好好关照你的!”


阴沉沉的嗓音自上方传来,季潼浑身一僵,猛地抬头望向满脸阴霾的人。


“孟寒!”


“真是和你妈一样本事,短短几年就勾搭得姓叶的付出一切把你弄出来,还真是恶心!就喜欢勾搭继兄,之前是我,现在变成姓叶的了?”


厌恶的冷讽刺得季潼一颗心生疼。


“我没有,我和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为什么他总是将不堪入耳的字眼强灌在她身上,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她。


从始至终她爱的只有他,从十四岁那年一直到现在她二十六岁了,就算被他害得失去所有,被他送进监狱,天天遭受着那些人的厮打折磨,她都舍不得去怪他,去恨他!


可他又把她当成什么了,他就是这样想她的。


孟寒根本不听她的否认,一把拽住她头发将她拖起来:“你以为就没事了?放心,等我搞垮了叶家,让你妈下了地狱后,我会再送你进去好好享受的。”


“我已经被你害得身败名裂,难道还不够吗?”


带着狠厉的声音似来自地狱,听得季潼头皮发麻,她终于忍不住冲他吼道。


“你到底还想怎样?孟叔叔的死不关我和妈妈的事,孟家财产我们也早就还你了!”


“还我了,还在哪里了?”孟寒拖着季潼就往停在不远处的车上走去。


“啊!”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


季潼拼命挣扎,头皮都似要被扯下来,却根本是徒劳,只能被他拖着离开。


龙都,桐城最大的娱乐会所,外表富丽堂皇,只是全桐城的人都知道那华丽的内里充满了多少的肮胀和黑暗。


季潼穿着仅能遮住重要部位的薄薄布料,双手不安的搅在一起,死活不愿意下车:“你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


这个地方,她从没来过,却听过。


“这里,不是挺适合你?你那么喜欢勾引人,我把你带过来,你应该感激我才对。”


“你混蛋!”季潼一巴掌甩向他,却被孟寒一把抓住手。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季潼瞪向他,眼里的泪打着转,他怎么可以,怎么能这样对待她。果然是她太傻吗,竟然对他还抱有期望。


孟寒甩开她的手,狠捏住她细腻的下巴:“这就混蛋了?我说了,这只是开始,你今天必须得给我进去,郭总是我今天的大客户,他要是不高兴了,明天我就让叶氏倒闭。”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给我下去。”孟寒把季潼推下车,自己也下了车,拖着季潼往内走去。


02


八号包房。


一个肥头油面的男人正在和几个公主嬉笑打闹,孟寒一进包房,他就招呼到:“孟总,你可来得有点晚了啊!”


一双眯得剩一条缝的眼睛瞟向孟寒旁边的季潼,他双眼登时泛出一道绿光:“得罚吧,不过孟总酒量是众所周知的好,就罚你身边的小姐一杯吧。”


孟寒一笑:“好说。”又看向一旁的季潼:“去,陪郭总喝一杯。”


季潼站着没有动,胖男人的目光看得她更是恶心的想吐。她想扭身就逃,只是被孟寒锢住着腰。


孟寒凑近季潼耳边,低声道:“你最好给我乖乖听话,我现在还愿意陪你玩,不愿意陪你玩了,你信不信我马上送你的便宜妈上西天,你以为她在M国我就没办法了?”


“不!”


季潼捏紧的手,狠狠一抖,她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她闭了闭眼,终是道:“我去。”


胖男人如何看不出女人的不情不愿,不过,既然孟寒点了头,他自然是不会客气,朝旁边一个女的使了使眼色:“孟总爽快人,和美女喝的酒自然是我亲自来倒。“


说着捏着酒瓶就往下倒,不经意间,一颗白白的颗粒就混进了酒杯,孟寒亲眼看到了,却半点反应也没有,任由季潼去拿那杯酒。


胖男人把酒杯递给季潼,油腻腻黏糊糊的触感让季潼后脊发凉,胃里一阵泛酸,她强忍着不适,夺过酒杯,一饮而尽。


季潼坐在沙发上,没多久,头一阵发晕,身上还开始发热,全身酥软下来。恍惚间,只看见孟寒和胖男人聊得很是畅快。


又不知过了多久,她身上越来越热,更有说不出的一种麻痒的感觉,她有些忍不住靠在沙发上蹭着:“孟寒,我难受,孟寒。”


却浑然不觉,整个房间已经没了孟寒,连那些陪着的公主都已经不见。


“小美人,孟总把你送给我了,你好好伺候我,该你的好处,少不了。”


胖男人望着满脸潮红,蹭着沙发的季潼,吞了吞口水,眼里的急色也再忍不住。


“好久没碰上这样的绝色了。”胖男人喝了些酒,头也有些发晕,晃荡着一双肥猪手往季潼的方向伸去。


“滚开,不许碰我!”


啪的一声将那双手拍开,再次接触到黏糊糊的肥手,季潼顿时清醒不少,她全身一抖,一脚踹向胖男人,她的身子开始不停挣扎往后蜷缩,心里也涌起无尽的恐慌。


她没想到,孟寒竟然对她那么狠,把她丢在了这里,让她陪他的客人。


他就那么恨她,恨到可以任由人来糟践她!


季潼现在没什么力道,只是尖细的高跟鞋正中了胖男人要害,胖男人捂住要害,狠瞪向她。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


“啪!”


他一巴掌甩在季潼脸上,又伸手要扯向季潼身上那薄薄的布片。


“啊!”


季潼头一歪,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却让她更加清醒不少,她拼命护住身上的衣服往后缩。


突然她摸到一个酒瓶,她伸手,抓住酒瓶要往胖男人砸去:“滚啊!”


胖男人头一歪,酒瓶扔了个空。


酒瓶的破碎在地绝了季潼最后一丝希望,她已经没了气力,眼前开始一片模糊,她努力想睁大眼,却是徒劳,耳朵也突然嗡嗡作响,在渐渐隔绝她对外界的感知,铺天盖地的绝望迅速侵蚀掉她的心脏。


“孟寒,我恨你,我恨你!”季潼怨恨的嘶吼道。


这时,门突然被踹开,孟寒满脸阴沉的冲了进来。


望着躺在沙发上衣衫不整,满脸酡红还在狼狈挣扎的季潼,孟寒冷凝的黑眸里突然燃起一股暴戾。


孟寒揪起胖男人一拳朝他抡过去,还不待他反应就把他扔出了门外。


孟寒关上门往季潼走去,丝毫没有理会门外的喋骂声。


季潼眼神涣散,根本不知道刚才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她像只被待宰的羔羊般惶恐的蜷成一团,全身抖得越来越厉害。


孟寒大步到了她身边,伸手一把拽住她。


“滚开!”


“滚开!”


季潼察觉到手臂被捉住,她慌乱叫道,声音却越发低哑无力,手上也根本抬不起力挣脱。


她头越来越沉,再也承受不住一波又一波的眩晕,眼前一黑,沉沉昏了过去。


孟寒望着已经昏倒过去的季潼,眼神复杂。


03


酒店,窗外刺眼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季潼红肿不堪的脸上。


季潼猛地睁开眼,她坐起身,拉起被子看着自己红梅点点的身子,感觉到全身都似石磨碾压的痛还有身体的黏湿感,绝望就如那迅猛涨起的海浪,将她掀翻。


她脏了,脏了!


好脏,好脏!


浓浓的厌恶感袭上季潼心头。


这么脏的她为什么还活着?


被自己最爱的人送上了别人的身边,这样的她为什么不去死!


“啪!”


季潼砸碎放在床头的玻璃杯,捏着玻璃片就要往手上割去。


“住手,你想做什么?”孟寒一进门就看到这样惊魂的一幕,他急切的喝止道。


季潼捏着玻璃片的手狠狠一颤,她抬头望向站在门口的孟寒,一双水眸里载满了恨,还有怨:“我脏了,你满意了吗?我脏了!”


“你就那么恨我,为了折磨我不惜把我送给别人糟蹋,那我就去死好了啊,死了,你是不是就会开心了?”


“想死?休想!你欠我的,是用你的死能偿还的?那怎么够!”


孟寒快步进来,一把夺下她手上的玻璃片:“你要是敢死,我保证,你那个妈在你断气的后一秒就惨死在医院!“


“我恨你!”


“我恨你……”


季潼大吼道,眼里的泪就如洪流奔涌出来,心上之前被凿裂开的口子,再次冒出血水来,痛得她五脏六腑都缩在了一块!


“是吗,我也恨你,所以我们注定不死不休!”


孟寒移开眼,把手上的袋子扔到地上,亲自把玻璃碎片收走,确定没有遗留下任何能让季潼寻死的机会后就转身离开了。


任身后凄切的哭声响彻整个空荡的房间。


冒着白白热气的水顺着季潼的头直冲而下,近沸水的温度快把她柔嫩的皮肤烫掉一层皮,全身都泛起一种不健康的红,身上带着牙印的伤口被冲刷着,只是那点酸胀密疼带给季潼的却远不及她心上切碎成片的疼。


她用力搓着身上,恨不能换身皮,可她身上的脏污就像直冲而下的水流,流不尽,洗不净。


季潼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一张肿胀如猪蹄的脸径直就奔向了药店,拿了一盒药就往外走,到了门口却被一道高大的身影堵住了去路。


“怎么,怕自己怀上孩子?”


“我突然觉得,你怀个孩子生下来,却恨不得他死的感觉也算不错,所以,吃药的事,你还是别妄想了。”


孟寒夺过药盒,看了看,倏地拽紧。


他不能再有昨晚的于心不忍,必须让她生下一个她自以为的孩子,尝尝他多年来深陷地狱的痛。


“啊,你还给我!”季潼崩溃的大叫,扑向他去抢药。


孟寒把药盒往垃圾桶一扔,望着在他身上又打又捶,痛苦万分的季潼,心里却没感到一丝快慰。


他脸色更沉,拖着季潼就往停在不远处的黑色卡宴走去。


“孟寒,你就个恶魔,我瞎了眼才会爱上你。你去死,你去死啊!”季潼一口咬向孟寒手臂,狠狠咬住往外扯,恨不得把他的肉咬下来。


孟寒闷哼一声,伸手捏向她的下巴,只听到咔嚓一声,季潼的嘴歪向一边,来自下巴的剧痛直冲脑门。


“你放心,你和你那个妈不死,我是不会死的,我要好好活着,让你们活着也像是在地狱。


你说,你那个妈还有你那个爱你的大哥要是知道,你这身子已经不干净了,脏的恶心了,会是什么反应?”


孟寒牵起嘴角,低声道。


低沉的声音传进季潼的耳里,却似魔音。


“不!”


季潼猛摇头,尖叫道:“不要!”


“那你就乖乖听话,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孟寒把季潼扔进车里,发动车里,飞速离去。


路上,季潼呆坐在副驾驶上,双眼出神,孟寒见状,只以为她已经死心,放弃反抗,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下来。


突然,季潼望着对向车道的一辆大车,眼光一闪,嘴角掀起一个弧度:“孟寒,我们一起去死吧!”


说着季潼就扑了上来,拽住他手上的方向盘狠狠往左边打。


孟寒触不及防,手上的方向盘被带动,车子开始急速打弯起来,往对向车道冲去。


眼见着车子就要撞向对向车道的大车,孟寒迅速掀开季潼,赶紧打回方向盘。


季潼这时却开了车门,纵身往外一跳。


“季潼!”


孟寒大叫道,睁大的眼里闪过惊慌。


飞快车速产生的惯性把季潼甩到马路上滚了好几番,衣服都被擦裂成一条条碎布片,全身更是破了皮,鲜红血水迅速从身上各处冒出来。


季潼喉咙涌起一股腥痒,咳出一口血,艰难的爬起来,还没来得急站稳,就望见迎面驰来的一辆小车。


季潼忽然一笑,不躲不避,闭上了眼。


“砰!”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期删文哦,请一定要保存好二维码方便下次阅读!长按识别二维码进入小说后再点击右上角三个点然后点击“收藏”就可以了哦!)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