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玻璃价格联盟

【小青推荐】远离现代文明 老哥俩"刀耕火种"60余年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2016年11月15日消息,河北邢台,在河北省内丘县,一对亲兄弟在近乎与世隔绝的太行山深处,自耕自种、自给自足地生活了六十余年。吃的是自己种的粮食蔬菜,喝的是山间流淌的溪水,住的是一百多年前由父辈建造的石屋,至今仍然靠蜡烛照明……图为2016年10月17日,河北邢台,半山坡上,在几棵梧桐树环绕下的破旧石屋,便是苑仁书兄弟二人的家。梧桐树都是苑仁书亲手栽种的。他说,用梧桐木打箱子是最好的了。

苑仁书弟兄二人,一辈子都在这太行山的深处,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当年,苑仁书的太爷爷逃荒于此,开荒建屋。到他是第四代,也将是最后一代。家中原本有兄弟四人,苑仁书排行老四,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大哥二哥,早在幼年时便被狼叼去了。三哥苑书芹,年轻时就不是一个好劳力。按照苑仁书的说法“哥哥劳力赖”。图为2016年10月17日,河北邢台,捡柴劈柴,是每天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1982年到1985年间,随着苑仁书的父母相继离世。当年的木口沟生产队,便只剩下了他们兄弟二人,在这深山里相依为命。因为穷,兄弟二人谁也没娶上媳妇儿。2016年10月17日,河北邢台,依然过着传统农耕生活的兄弟二人,自耕自种,试图能够过上真正自给自足的生活。

苑仁书也曾想过离开这里,下山去讨生活。可是哥哥苑书芹似乎更多的继承了父辈的避世情结,不愿与人打交道,并且早已习惯了在这山里,点着柴火,维持温饱的生活。苑仁书要想下山,就必须带着哥哥,因为哥哥身体不好,“爱绊跟头”,留他自己在山里,苑仁书是不会放心的。如今,兄弟二人的身体越来越差,下山变得更加遥不可及。图为2016年10月17日,河北邢台,两个人忙了整整一天,背回家的玉米却只能装满五六个编织袋。家中没有牲口。要想磨玉米面,脱谷子皮。苑仁书只能是背着五六十斤重的口袋,来回走四五个小时的山路,去山下的集市上。

48个小时里,兄弟二人的对话不超过十句。哥哥苑书芹的语言能力已经严重退化,有时甚至连弟弟都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而他们之间似乎也不再需要语言的交流。66岁的苑仁书身体越来越差,沉重的农活,让他感到越来越吃力。好在大他五岁的哥哥,目前还能做饭,可以让他抽身多干点农活。图为2016年10月18日,河北邢台,苑仁书(左一)和哥哥苑书芹(左二),相依为命六十余年,彼此很少说话,吃饭时也很少坐在一起。他们一辈子都在这太行山的深处,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眼下,苑仁书面临的不是下山与否的问题。更大的麻烦是宋家庄镇卫生院的一纸“超声检查报告单”。上面写着几个苑仁书并不认识的字:“多发肝囊肿”、“左肾区囊性肿物——重度肾积水?”他并不知道这些字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三年前,医生告诉他,肝上长了一个水泡,如今变成了一片。而做手术需要的5万块钱,是他根本无法筹措到的。图为2016年10月17日,河北邢台,为了尽快攒够手术费,苑仁书在两年前开始学着养蜂。蜂王都是他在没有任何专业知识和设备的情况下,捅山里的野蜂窝抓来的。蜂箱也是他利用长空的木材自制的。今年六月份,收了一百多斤蜜,大概能带来一千多块钱的收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6年10月17日,河北邢台,苑仁书在自家玉米地旁边设下了抓野鸡的夹子。夹子常常被碰开,却很少抓到过野鸡.

2016年10月16日,河北邢台,被烟气熏得乌漆嘛黑的房间里,就是点上蜡烛,也不觉得亮堂。靠在炕头用木板搭起来的桌子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药盒子。苑仁书兄弟二人大部分的低保,都用在买药和治病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