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玻璃价格联盟

三彩风丨桃花和妖精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山村桃花   苗青 摄


没有桃花的山村,是寂寞的。


山里的花,大多素淡,比如李花、梨花、杏花,油菜花虽热闹,但一般被认作粮食,因此,只有桃花洇开来,才能让清瘦的村庄浮现春的红晕。


村里人对桃花的态度有点暧昧,承认它好看,却又说它是妖精。花有妖精,女人也有。妖精桃花,我年年看,妖精女人,我却只见过两个。


我上小学三年级那年春节,火娃子把女朋友带回了家,在村里引发了一场“地震”。


火娃子顶他父亲的班,在陕西吃商品粮,他的女朋友自然也是陕西人。这女人人高马大,有点胖。她的大波浪头、血红嘴唇、尖得像锥子一样的皮鞋,已经让村里人惊诧莫名了,更骇人的是,她穿一条红色紧身喇叭裤,把屁股绷得又大又圆,一走路,就左右晃动。屁股怎么可以这样子突出,还扭来扭去呢?


火娃子打招呼时,大人们表情尴尬,眼神怪异,我们小孩子则拥过去,把火娃子家的门堵得严严实实。火娃子的父亲打发了水果糖,我们还不走,继续看那女人。女人走的那天,全村的孩子都撵来看热闹,一直撵到大堰沟,直到那女人和火娃子爬上山坡消失不见,大家才嘻嘻哈哈地回家。


很长一段时间,村里人只要聚在一起,就谈论那女人,越说越兴奋,越说越不屑,最后的结论是:这种妖精,打死也不能娶进屋。


桃红柳绿   侯建平 摄


只有华英说那女人好看,为此,她还挨过她娘俩耳光。华英家穷,家里两间瓦房黑得像锅烟墨。她只上到三年级,家里就不让念了。


华英在坡上干很多活,还做饭,脸上锅烟墨和着汗水,一道道黑。父母都不稀罕她,时常骂她、打她。她不哭,任凭木棍在身上啸叫,实在疼不过,就抱着手往小里缩。


华英喜欢书,到处找来看。我父亲有一些书,我常偷出来给她看。不过我有条件,要吃她家的桃。她家虽穷,却有老大一株桃树,年年挂满树的果,又大又甜又脆。她娘好凶,骂人半天内容都不重复,野孩子们都不敢去她家树上偷桃。我不偷,年年桃花一开,我就有盼头了。


等我上初中时,华英已经是大姑娘了,脸色瞧着像她家的桃花。父母给她定了亲,是她姨娘的儿子。她不同意,父母竟要逼她就范。那年桃花开过,华英不见了。


第三年,华英回来了,带着一个安静的男人和一个才会走路的小孩。原来,她跑到河北跟人结了婚,生了孩子。那么远,她是怎么去的呢?想想就觉得十分传奇。她穿得很洋气,在村里四处走动,大声说笑,毫不掩饰对丈夫的爱。


这一回“地震”,带给村里人心理上的冲击更大。自己就找个人嫁了,还敢跑那么远,这个妖精,还是地球上的吗?


后来,村里又出现过一些妖精,我在外读书,都没印象。到我工作时,村里就没啥妖精了。汹涌的经济大潮完全改变了山村,除了钱,还有什么能让人惊心动魄?火娃子最终没和那个穿红喇叭裤的女人结婚。我前年回家,听说他已经结第四次婚了。华英家的桃树,老死了。华英那个很凶的娘,也死了。华英已经很久不回家了。


今春,村里的桃花依旧绯红,只是,已经空心的村庄不再关注它们,任由它们静静开放,默默凋零。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