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玻璃价格联盟

走进新兵营|@新训班长,容我说说心里话③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初入军校,每位新学员都会遇到他的引路人——新训班长。
在新兵训练的日子里,班长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他们有时是要求严格的老师,有时是和蔼的兄长,有时又是讲义气的“好哥们”。
面对这些“性情不定”的班长们,新学员有很多话想说。我们一起走近“小鲜肉”们的内心世界,听听他们对新训班长想说的心里话。

to 我的新训班长—张晴川
早就耳闻军校新训很苦,而新训班长无疑更是传说中的存在。离开了父母的管教,却要直面一位更加冷血的教头。
分配在九连三班,放下行李,看着门板上班长的名字—张晴川,脑海中顿时想起“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两句诗词,不由心生好感,名字还挺文艺的嘛。
当我们八个新生正三两寒暄之时,门“吱吱”的推开,我们陷入了沉默,脑补着“教头”模样,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孔武有力,一双虎目嵌于黝黑脸庞的大汉模样。
待班长现出真身,脑补中断,映衬在剑眉下的双眼竟比想象中更为有神,身型竟与我所想的不差丝毫,只是皮肤出乎意料的白皙。
简短的问候后,便结束了第一次会面,心里不禁有些忐忑——如此严肃?
接下来的军训中,与班长慢慢接触多了,也就渐渐放开了。
班长也会跟我们开玩笑,也会像亲人一样嘘寒问暖,也会跟我们一起谈天说地。
无形中军校中的引路人变成了一位大哥哥。
在训练场上,班长一遍遍地纠正我们的姿势;
在战术课上,班长一遍遍地讲解动作要领;
在深夜里,班长一个角一个角地教我们修被子……
  如白驹过隙般,新训转眼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我们苦过、累过,衣服曾一遍遍浸湿,双腿也曾一次次酸痛,但我们有信心走完军训,有信心在新训中完成两个转变。
感谢一路走来,有你相伴——我的班长,我的哥哥。

from  张卓翔

班长寄语(张晴川):
八月的烈阳里,你们的青春如火;
火热的军营里,我们的感情似山。
看着你们充满朝气的脸庞,我亦自豪万分。踏上军旅路,你们便有了全新的开始。
“大海我是那搅浪龙,长空我是那穿云鹰。”期待你们在强军新征程中舞出自己的天地。

to 我的新训班长—彭禹钦
我的班长大号彭禹钦,河北人,曾在首都当过兵,见多识广,平时总爱给我们讲一些做人的道理。
而他对我们的态度也十分诡异。训练场上对我们要求可谓异常严格,可回到了宿舍,他可一点都不摆班长架子,就像我们的大哥哥一样,悉心教导我们,对我们进行心理上的疏导,让我们感受到,原来新训也可以这么温暖。
我由于在家里缺乏锻炼,初到学校很不适应。可班长从未放弃过我,一直对我悉心教导,在班长的帮助下,我逐渐适应了新的环境。
然而好景不长,我的左脚掌感染了一种病毒性的皮肤病,医生说如果继续训练很可能会进一步扩散。无奈,我不得不暂停训练,留在班里整理内务。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时候班长耐心地开导我,“身体比训练重要,健康是你自己的,好好养病。”
三号院医院、本部医院、湘雅医院,班长带着我跑前跑后,看了不少医生。到最后,确定了治疗方案:打针。
每次去打针的时候,都是班长扶着我一步步走过去。打完针后,由于脚掌不能沾地,不能受力,是班长把我背回宿舍。顶着酷暑,班长背着我这个大胖子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他额头上的汗水一颗颗的滚落,可他却全然不顾。
回到班里后,面对我愧疚的眼神,班长宽慰道,“没事,这种体能练习我经常练。”随后又去连部忙公务去了。
  都说男子汉流血流汗不流泪,可那一刻,我的泪水忍不住滴落下来,我被班长感动了。
  我的班长就是这么一个外表冷酷,内心温暖的真男子汉。彭大班长,你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榜样!

from 吴亨力

班长寄语(彭禹钦):

  新兵连的日子永远是你们军旅生涯最美好、最难忘的日子。也许流汗,也许流血,也许有泪,但你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军校是你成钢的熔炉,是你起飞的翅膀,会让你拥有更广阔的蓝天,希望你们严格要求自己,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to 我的帮训班长—沈显正
当你推门而入,我看到你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到一种莫名的亲和感。
你和我一样有一点点胖,和我一样小小的眼睛,和我一样总喜欢把笑容挂在脸上。
“这,就是我的班长。”我默默呢喃。
  新训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我和你的相处亦是非常愉快。
你总是那样宽厚,对我们几乎从未发过火,总是耐心地教我们。
当你一次次地教我们叠被子、整壁柜、挂衣服,我能清晰地看见你额上渗出的汗珠;
当你一次次的下口令让我们练队列,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你逐渐沙哑的喉咙。
每天早晨睁开眼,看见身旁的行军床上没有你的身影,我便知道,你又提前开始忙碌了。
训练场上你总是一遍又一遍地示范,手肘磨破了,膝盖磨破了,但你依然坚持,只为让我们能够更加标准地完成任务。
你是内务标兵,你在各方面都很优秀。当别的班长夸你时,我很是自豪。同时,我也心疼你。班长,你真的很辛苦。
有一次,我竟然在你的头上找到了白发。你自己也觉得讶然,还跟我们开玩笑。其实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劳累了。
  你是我军旅生涯的第一位班长,是你教我如何适应军队的生活,让我逐渐变得成熟,变得奋进,变得无畏。
  班长,你似兄又如父,在这个远离父母的地方给予我们温暖。
  时光清浅,岁月嫣然,在以后不断前行的道路上,我会永远记得,我的第一位班长叫沈显正,一个勤劳又宽厚的人。我会永远记得你那忙碌、流汗的身影,我会永远记得在最艰难的时刻是你给了我信念。
  班长,谢谢你。
from  费啸林


班长寄语(沈显正):
  在你们分连刚搬入新班级时,我就在你们懵懂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坚毅,那是立志成为合格军人的决然。新训,短暂而又漫长。短暂的是彼此相处的时间,只有一月有余;漫长的,是你们面对的艰苦训练与不断重复的内务修整。我愿意成为你们的兄长,用我的肩膀将你们送进军旅之门,为你们开辟全新的舞台。

策划|徐少波、盛剑飞、薛子哲、张伟力
图片|尚思、徐少波、杨建雨
编辑|由于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