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玻璃价格联盟

我知道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创作过程:听彦涵先生唠嗑儿(5)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按】2007年,曾有两次带任务到鲁古村拜访彦涵(1916.07.23~2011.09.26)先生的机会,时年彦涵先生92岁,就是这张照片里的样子。两次访谈,如果当时没有录音留下来,彦涵先生都和我讲了些啥,其实绝大部分都忘了,只有个别细节还印象深刻。比如,我记得彦涵先生谈到人生感慨处时,背身在房间里忙乎的老伴儿白炎曾插话说,“能活下来就不容易!”这个场景和这句话,我记忆尤深。今年是彦涵先生诞辰一百周年,我把两次录音文件翻出来,检索文件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期间自己曾稀里糊涂地让我不同时期的学生扒过两次录音。现在我必须整理了。今天接续前四回,发布第五回《我知道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创作过程》,体例同前。


我知道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创作过程


人民英雄纪念碑工程,是1951年我在美术学院工作期间,开始搞起来的。其中,美术组的建立有一个过程。

原来的纪念碑,据我了解,开始没有上面的浮雕,美术家们,特别是雕塑家们建议,觉得这个碑的基座下面没有浮雕不好看。这个碑开始实际有几种形式,这几种形式可能你们现在都不大能看到了,后来采用的是中山公园里明朝碑的样式。碑的位置是中央决定的。原来选了几个地方,有的要选择在东单广场,有的要选到八宝山,最后选在天安门,这个是周恩来总理决定的。碑正面、背面朝哪一个方向,有的说正面应该朝南,因为天安门是朝南的,纪念碑的正面也应该朝南。周总理提出来,这个纪念碑的正面应该对着天安门,这个决定是他提出来的。

美术组开始时是滑田友同志负责,时间很短。后来江丰负责,江丰因为任务很多,又是院长、党委书记,就调动人。江丰在美院召集座谈会,这个纪念碑怎么搞,浮雕怎么搞,就调动了一批人,就把我也调去了。从杭州就把刘开渠调来了,这样就代替了滑田友的工作。

调去以后没有多久,江丰就辞掉天安门纪念碑这个职务了,就叫我,说彦涵,你是党员,你参加这个工作,他有许多任务就交给我了。

我到那去了以后,北京市委秘书长薛子正,长征过来的,就召集我去,叫到他办公室去,跟我讲天安门纪念碑这个浮雕的工作很重要,现在调来很多人,刘开渠先生还不是党员,彦涵你是老同志啊,有些事情你来负责任,关于人事方面、人员的安排、调动,这个方面你来负责。刘开渠先生也很客气,就说人的事情我不管,你来管,那个浮雕我只管艺术,人事你来管。

纪念碑原来设计十面浮雕,有黄巢起义,有李自成,下面从鸦片战争一直到解放战争。中央看了以后,主要是毛主席和周总理看了以后,就说前两个不要。因为黄巢起义,农民起义的情况不是太好说,另外李自成这个起义后来他变了,这个就不要,于是就搞八面浮雕。


这个当时美术组的负责人是谁呢,是文物局的局长郑振铎,他负责研究历史文学。刘开渠先生是第一副组长,确定我是第二副组长,两人有一个分工嘛。后来我就向刘先生提了一个建议,我说吴作人先生啊,他参加一个小组,应该叫他担任一个副组长,不管是名誉上的,让他担任一个副组长。刘开渠先生看我一直坚持,就同意了。本来我还要调一些人的,还要调罗工柳、调古元,后来刘先生说不同意,他说不要来太多人,确实人也太多了。

这样就分成为八个小组,从十面浮雕改成八面浮雕,改成八个小组。实际上绘画的就五个,还有雕塑家。工人都是从曲阳来的,成批来的,都是曲阳石工,最后你看这个名单还有改动嘛,就是人员调动。也有走的,中途不干了的,有别的任务。



访谈期间经彦涵先生同意翻拍的记录本,关于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创作过程的记录有5页。


那么到了57年,反右啊,我是一个,冯法祀一个,李宗津一个,王丙召一个,还有一个杭州的萧传玖,这样我们就撤出来了,所以后来的工作我们不能再去了,下放了嘛。就是这样一个情况。所以这个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个集体性的创作,有些也不提了。当然刘开渠先生,他没有说是他的创作,是他一个人的创作,他没有那样讲,但是他也没有讲说这个是我们一个集体的创作。后来,到前几年的时候,我们家老太太看见我的这个本子的记录,她说应该写,老太太是文字编辑,能写写文章,说这个应该报道,是集体创作。她就写给《北京晚报》,《北京晚报》一看马上就发了,刚才我给你看的,就是《经济日报》上面也发了。就是向人民负责嘛,告诉人们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的创作情况嘛。后来也有人写书嘛,就是美术学院也有人写书了,提到集体创作的情况(按:指殷双喜《永恒的象征——人民英雄纪念碑研究》,河北美术出版社,2006)。

中央审查稿子回来以后啊,我就发还大家了,八个人啊,不要,他们谁都不要。那时候已经有了晒了蓝图,我说这个原稿你们收着,他们都不要。董希文不要,我硬塞,我说你拿着吧,我说你收着,我说这是你的稿子我不能收着啊。王式廓也画了稿子,他拿了。我那三张我自己收了。剩下的,他们都不要嘛,总务科长说我来保存吧,到后来这些稿子全完了(按:事情应该没有彦涵先生说的这么悲观,在我近年来看到的一些展览中,相关稿件正逐渐浮现)。


彦涵胜利渡长江画稿一稿



彦涵胜利渡长江画稿二稿



彦涵胜利渡长江画稿三稿


(未完待续)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