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玻璃价格联盟

【心灵短笛】家乡的小河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乡村的夏天来了,当洋槐树的浓荫遮掩了村西头小河的河岸,当小河里涨满了清清的水,便是我们小伙伴们最快活的时刻,在水里嬉闹、打水仗、比赛仰凫、立凫、蛙泳、狗刨儿、扎猛子……。整天的泡在小河里,太阳落山、袅烟升起,不到母亲站在桥头喊自己的乳名,是不回家的。


家乡的小河,其实是一条人工河,为灌溉农田而挖成的一条纵贯邯郸市东郊,邯郸县东部,永年县南部的小渠。水源来自于柳林桥的滏阳河,那里有一个大闸门,小河流经邯郸县的兼庄乡、尚壁镇、永年县的姚寨乡等,再流入滏阳河,为几个县、乡的农田灌溉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到春天小麦返青、夏种玉米、秋种小麦、冬季小麦过冬浇水,柳林闸就开始放水了。


麦假时(当时没有暑假,更没有假期作业),有一天,听大人们说,柳林闸开始放水了,我和要好的几个小伙伴早早的偷偷地溜出门,顺着小河的河堤,就向上游跑去,找水头儿去了。


小河的两岸是繁茂的洋槐树,河堤上是不太宽的一条小路,在繁茂的浓荫下,嗅着沁人心脾的槐花清香,小伙伴们跑在浓荫的河堤小道上,跑啊,跑啊……,还没有到目的地,就远远地看到了水头儿,那个高兴劲啊,真是没法提,细细的、薄薄的一层水,如蜗牛那样慢慢向前爬着。因为水一边走,一边渗入地下,所以水流速很慢,我们便踩着水,领着细细的水流向回走,一边走,一边打着水仗,无法形容的快活。


匆匆吃完午饭,正是最热的时刻,便撒腿就往小河边跑。站在小石桥上一看,好家伙!水已经涨满了小河沟,正是跳水的好时机,小伙伴们呼朋引伴,喊着、笑着、追着、闹着。跳水比赛开始了,我一纵身,第一个抢先就跳下去了,谁知道桥洞的出口处的河底有石头,一下子就碰到了,疼得我真想哭,正想告诉他们,转念一想,我说了,还有人跳吗?便强颜欢笑着说:“真痛快啊!”第二个跳下去了,同样的说着:“真痛快!”只有我观察到他的笑颜是多么的勉强。我便偷偷地乐。第三个、第四个都下去了,说着同样的话:“真痛快!”第五个没有看到大家的脸色是那么难堪苦笑着,当他跳下水,浮上水面的时候,大叫一声:“你们碰到石头没有啊!真疼啊!”大家便仰天大笑起来,笑声随着小河的水,欢快的荡漾着。


小河的水完成了它的使命,收回去了。河底只有浅浅的脚脖子深的水,天太热了,我们玩得累了,口渴了,就到河底去喝水,水面被绿藻覆盖着,用手拨开浮萍、蒲草等水生植物,便看到一群群的小蝌蚪在自由自在地游动着,我们便用粗布褂子的衣角垫着过滤,“咕咚咕咚”的灌上几口,水是没有污染的,要不,小蝌蚪还能活吗?玩得累了,就坐在树荫下松软的沙黄土上无拘无束地唱歌,“小螺号,嘀嘀的吹,来了游击队……”,“小八路,扛起枪,英勇杀敌上战场…….”。嘹亮的童声,就在小河两岸的树林里尽情的回荡着。


小河的石拱桥终于年纪大了,第二年夏天的时候,小伙伴们又去打水仗,却见到桥被拆了,说是要新建一个钢筋水泥的桥。我们盼啊盼,终于修好了,也没有拱起的大坡了,虽然过桥方便了,但是,我总有一种莫名的痛楚。那弯弯的桥,就像弯弯的月亮卧在水面上,那大青石砌成的的桥面,那石桥站在水中的两条腿,接近水面的部分的茸茸的苔藓,那石缝里的鹌鹑蛋……,都再也找不到了,剩下的是无限的叹息和怅惘。


冬天来了,小河里又涨满了水,过一些时间,水面就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滑冰,也是我们特别喜爱的活动,用砖头砸一个冰窟窿,等候着鱼儿过来透气儿,便可以抓到鱼了。小河的拐弯处,连着一个池塘,夏天里,满池的荷花争奇斗艳,我们不去理会,我们是大丈夫,不喜欢花,最喜爱的是冬天滑着冰寻找莲蓬豆,莲子的清香,谁都爱吃,贪吃的大人们见到了就索要,不给就要打骂,吓唬人,他们身体重,怕掉在冰里。后来,我们几个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到放羊走过的路上去捡羊屎蛋。冬天里,羊屎蛋被冻硬了,也没有臭味儿,和莲蓬豆一样大,一样圆,不留意的人,是分辨不清的,一次,有个大小伙子见到我们在采莲蓬豆,过来给我们要,于是就把左边衣兜里的给他几粒吃,右边的兜里是真正的莲蓬豆,才不舍得给他吃呢。那个人一品尝,说:“怎么不是脆的?还有一股青草味?”我们憋着笑说:“再咬开一个尝尝”,他一咬,又说:“怎么没有莲心啊?”后来恍然大悟,追着我们要打,我们马上就滑到荷塘深处去了,身后留下了爽朗的笑声。


第二年,村里把荷塘划成了宅基地,没多久,就成了一排排的房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从此,小河里再也没有水了,成了一条干涸的沟渠。夏天又来了,我们只能到干涸的河底去翻跟头、顶拐,拔大河,还有到河堤岸的树上掏鸟蛋。没有多久,小河被填平了,繁茂的洋槐树也消失了,变成了一大片的小加工厂,清清的小河,浓郁的槐树林,唱着欢歌的无忧无虑的小河水,被日夜不停的机器噪音、喷吐着浓烟的很多高底不齐的大烟囱所代替。


以后,我参加了工作,走出了乡村。每次的回乡,都要在村头伫立许久,每次的伫立、沉思,都有一种不可言状的痛楚,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觉愈来愈浓。家乡的小河,从地理上彻底消失了。但是,童年的欢乐却一幕一幕的在我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而且愈来愈清晰的闪现着:


——清清的小河,弯弯的石桥,在冰上采莲,在树林里歌唱,还有那槐花,正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庚寅槐月下浣作于三春书斋






常忠魁,笔名东方一君。河北省邯郸市人。共产党员,本科学历。现供职于邯郸市教育系统。河北省作家协会、河北省散文学会、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邯郸市作家协会、邯郸文艺评论家学会、邯郸诗词楹联学会理事。兼任邯郸县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作品主要发表在《邯郸日报》、《邯郸晚报》、《邯郸东韵》、《邯郸文学》、《陶山》杂志、《中原文学》、《九月》、《河北散文》、《燕赵都市报》《散文风》、《河北散文家作品选》、《美文》等刊物。2012年3月出版诗集《三春诗集》。2014年5月出版散文集《尘封的记忆》。2016年获河北散文30年优秀创作奖。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