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玻璃价格联盟

《西南商报》副刊(荐读):【张婧】你爱过我吗?(外两篇)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关注成都祥涵文化传媒  更多文艺精品在指尖

        张婧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如雨年华》(合著),文艺理论著作《中等职业学校文化建设实践与研究》。另有诗歌散文作品散见《诗神》《大河诗歌》《散文百家》《中国教育报》《长江诗歌》《国家诗歌地理》等报刊杂志,《祖先和我一起歌唱》获全国首届女子诗歌大赛优秀奖。


你爱过我吗?(外两篇)

张婧


       当爱情或婚姻结束,总有一个顽固的追问不能释怀,那就是:你爱过我吗?
       这句话是绝望和期望的无奈结合。有哪个人希望自己还在爱着或者曾经爱过的人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哪怕是一句善意的谎言?
       是啊,对于失去来说,抛弃和忘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欺骗!
       给我感受最深的一次关于爱的对话,是已故香港著名主持人肥肥在自己的节目中采访她的前任丈夫郑少秋。那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郑少秋做了肥肥节目的佳宾,节目很顺利。但到最后肥肥终于问了一个直戳心窝的问题:“你爱过我吗?”郑少秋满怀深情的说:“好爱好爱!”
       肥肥顿时热泪盈眶。
       我也热泪盈眶。
        一定有很多女人为肥肥曾经拥有过真爱而感动和释怀。
       我知道肥肥心里在说:真爱过,就足够了。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这一点,或者说大多数人做不到这一点。当爱不在,两个人之间剩下的往往只有怨恨,“好合好散”成为一句灰烬:有多少离婚的夫妻,尽管也曾经爱得死去活来,并且有了爱的结晶,却早已将美好置之度外,咒骂、侮辱甚至殴打,丢尽最后一点温情,甚至连孩子也不放过,让小小孩子从会记忆开始就储备仇恨和报复。又有多少情人,不仅将爱情推上了断头台,也将自己和情人搞得身败名裂,终身不宁?
       如果这时你大胆问他:“你爱过我吗?”我敢肯定,他会恶狠狠的说:“这样一个魔鬼,我真是瞎了眼睛!”
       爱情一旦过了保质期就会变质,变质的东西总要损害人的身心健康,不如放手,心事从容的放弃。
       放弃可以把伤害降到最低。
        只有这样,几年或几十年以来,当别人问你或者你扪心自问:“你爱过吗?”你才会从容不迫的说:“好爱好爱”。


你喜欢过你的老师吗?

 

我斟酌半天,到底用哪个词形容少女时代对老师的朦胧的感情,最后还是选择了“喜欢”这个词,因为喜欢是丰富的、单纯的、美好的,爱却太沉重。
       我敢说,几乎所有女孩子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偷偷喜欢自己的老师。这“喜欢”里,有钦佩、依赖和仰慕。我就是。
       初中的时候,一个英语实习老师成了我的偶像,我喜欢他的平易和微笑,一种孩子似的的单纯而阳光的微笑。我也曾经在梦里梦见过他,只有在梦里他才是完全属于我的,现实中总有那么多优秀的、漂亮的、可爱的女孩子围绕着他,我只能远远望他。他走的时候,我和所有小女生一样哭的一塌糊涂,眼泪就挂在脸上,心事却深藏于心底。

前不久,在同学聚会中我又看到了他,他人到中年,成熟了,微笑却没有变。我脸色红红的对他敬酒,感觉酒杯里全是我有过的对他的喜欢,我们一饮而进,就象饮进很多错过的人生。有时候我想,他对他的学生和女同事,也能这样的微笑吗?不知道,因为这与我没关系,因为我对他的喜欢至今守口如瓶。
       上了大学,我又特别喜欢一个刚刚毕业的研究生教师,他的《美学》课生动有趣,更重要的是他每天骑着一辆蓝天一样纯蓝的赛车,每天赶40、50里路到学校,看着风扬起他的头发,我和班上的青春少女一样近乎窒息。最要命的是他对自己恋人的痴情,更让人欲罢不能,他总是满怀爱意的说出她的名字,好象这个名字正被他握在手里,或者抱在怀中,他还毫不保留的给我们讲他们恋爱的故事,这些俗的掉牙的故事——无非是在雨中约会、清晨送花——竟成为我们梦想中最温柔的部分,到现在也难以改变。
    喜欢,很牢固的难以改变。
    即使是多年以后。
    即使我重新见到他们,也仍然感觉还有秘密藏在记忆最深的角落,这些“喜欢”也许终生不能发芽,但是它们确实曾是我们珍爱的种子,小心翼翼的种在心中。

 

你的脸干净吗?

 

        心是干净的,脸就是干净的。
       孩子的脸是干净的,这干净是处子的纯净,不识战争、饥荒和富贵。

    母亲的脸是干净的,这干净是神圣的宁静,即使战争、饥荒和富贵也不能改变。
       爱人的脸是干净的,这干净是陶醉的圣洁,能以困惑、病魔和危险与共。
       朋友的脸是干净的,这干净是空气和水的透明。
       我常常想,让我做美丽的女神吧,因为我是孩子,是母亲,是情人和朋友。

 

组稿、版式:侯栀  紫涵 夏添 

审稿:骆驼


各位文友:

        此微信平台为西南商报副刊主要的选稿基地,凡在此平台推介过的作品,可优先作为本报副刊备选稿件。
          若愿意将自己的文学作品(体裁不限,拒绝敏感话题)在此平台推介的朋友(必须是未在其他微信平台推介过的作品),请发你的作品、创作简介和个人生活照数张至QQ邮箱772573860,并请使用实名+笔名加本平台服务微信sccdlt,便于联络和发放稿费。平台开设了赞赏功能,赞赏收入(前两天)的一半支付给你,另一半用作编辑、组稿人员补贴和平台维护。若不同意,可不理会此消息。上面的公众号二维码可扫描关注和加好友。祝各位笔健体康!

                                ——《西南商报》副刊部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