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玻璃价格联盟

【来稿选粹】晓 岸:风还在路上(外两章)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风还在路上(外两章)


岸[河北]


风还在路上,还在骨头和血管狭窄的缝隙之间。

一个人停下所有的欲望到来。他的手掌潮湿,带着海水的味道。他应着召唤到来,用折断的枝桠遮住那慌乱的一切——那不断修改的命运。泥泞的早晨,因风的到来而渐渐清明——

父亲从劈开的木板间抬起身,回头用斧子叮叮地钉起来。木箱用来装运财物、泥土,装运生活中无法丢弃的东西。最后将装满时光和闪光的躯体。

父亲在风到来之前晃了晃身子。他无法把握那沉重的力量。父亲咳了咳,在烈日下被胀裂的血淹没——

我无法再等待。从冰冷的木床到山岗,暗夜在涌动。黎明的芳香使人沉醉。

我把六月拆得零零碎碎。它们散落草丛、树林、河滩的石头后面。那些无法吹去的坚硬的印记在人群中磨损,陪同众人沉默或喧哗,和日子披着同样的色彩。

看看他们有多么从容。不管风从哪个方向吹,人群总是在风中。总会给你一个消息,让你燃烧。让你在树林还没有睡去之前编织些梦想。像木箱一样坚实可靠,先缠住骨头和血管,然后是黑夜和黑夜一样广阔的生和死。

我在人们的注视中接受了父亲的血脉。

那值得骄傲的姓氏、肤色和目光,钟爱一生的树枝编在我的头顶。

我就是自己的鹰。

我就是自己的河流。

在风之上或之下,吹燃骨头里的火和波涛里的火,它将召唤我蒙昧的心灵随它一同摆动上升。


怀   


那不是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胸膛。

当明月升起时那只是一个想象,一个忧伤而坚定的动作。在山顶,或者融雪的林子里,传说渐渐死去露出生活的面孔——

那些晃荡的灯盏,躲躲闪闪的河流以及来不及打开就已经折断的叶子——

而秋天还在等候,在路上布满陷阱。让我们付出,坠落,然后葬身其中。让我们找不到回来的路——

山继续碎裂,继续坚持和梦想的河流缠绕。

只有群鸟留下影子在大地上消失。你开始穿越那些风干的高草,那些易于燃烧的肉体最终仍是沉默——

打开你空洞的肉身让尘埃落尽。

打开你松弛的机关让玫瑰显现。

让一个人和一个世界说话。让一群鸟和雪相恋。从不说永远,甚至不说爱。让它们不抚摸你的手就能感到它在忍受。而你和那些易于燃烧的肉体一样仍然是沉默——

我该怎样收藏留下的一切?

生活旋转着,光怪陆离的景象使大地晕眩。

你会回来么?

你会以一个秋天者的面目出现在这条路上么?让那些传说带着灰尘站起来,像生活一样带着泥点、锈斑和异味——

在秋天的路上等待的不只有风,残损的灯和岩石中坚硬的词语。

还有我。从土地中仰起脸来,莫名的表情中积满了雨水和落叶。那瞎去的眼睛充满渴望,而我虚无地张开双臂等待你回到我的身体——



熄灭的灯

 

九月,山中多雨。多泥泞的脚步。潮湿的木柴劈开后在火里冒着白气,嗞嗞地响。烟气辛辣。

我是一个游荡多年的人,已经忘记了故乡秋收时的场景。但是每当有风经过我的头顶,我都想起山中那些高高的桦树,还有秋天漫长而寂静的落日——

 

我还想起你:在烟气中眯着眼,一遍遍地回头,仿佛我

是一头贪玩的幼兽。现在不会了。你走后十五年,我渐渐学会了懂你,学会把生活放在看得到的地方。只是我忍住骨头里的痛痒,在秋雨中像你一样喝酒。当黄昏过后,那飘过群山的灯盏,带我来到你的面前——

 

山林里针叶如雪,这些柔软的针芒像暗淡的肉体。我再也找不到你生活的痕迹了。它们弥散在林地上。被风轻轻地吹散,溶解在夜色里,覆盖了星空下辽阔的人世。就像那熄灭的灯,曾经照亮岩石、朽木和夜半归来的浪子。



【作者简介】 

,本名代晓伟,1971年生,黑龙江汤旺河人。现居河北承德。作品散见《星星》《诗刊》《诗潮》《延河》《北方文学》《岁月》《散文诗世界》《诗林》《绿风》等刊物。参加第十六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订阅:可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链接直接关注,或扫描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二维码,或加微信公众号:zgswsyjzx。

转发:点击右上角图标,可分享到朋友圈发送给朋友等。

投稿:自荐或推荐优秀散文诗作品、理论文章,请发送至中心专用邮箱:zgswsyjzx@163.com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