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玻璃价格联盟

所谓伊人 在水之湄2--夜精灵14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蓝湄在家陪了一会东方炙炎,到下午,肖文一个电话打过来,说:“蓝湄,好消息,人按住了,第一作案现场也找到了,你过来看看吧。”

 

“在哪里?”

 

“在金石滩田湾东街17号,你到金石滩,我叫人在田湾街口上等你,这个地方挺难找的。”

 

蓝湄立刻开车赶过去了,肖文说的地方确实很难找,来接蓝湄的警员其实也不熟悉这片,走过一遍之后还都没有记熟路线,凭着大方向往回找,路上又找了人打听一下,这才又重新回到现场,蓝湄这才知道这里是一片小工厂私人作坊集中地,有不少大连市面上流行的各种仿品假货就是从这里流出去的,所以这些小工厂作坊看到穿制服的人一来,大部分都悄无声息的关门闭会,装作不营业的样子。

 

当然蓝湄是懒的理会这些的,李良所在的装修公司在这里没有工厂,但是在这里有一个大型仓库。第一现场就是这间仓库的地下室,而这间仓库他老婆已经至少有两年多没来看过来。

 

蓝湄进到地下室时,第一眼先看到一个被新来的实习女刑警扶着的一个女人,女人脸色苍白,骨瘦如柴,眼神涣散,缩在角落里抖个不停,看起来似乎有精神问题。

 

蓝湄再看过去,就看到眼前的这间地下室,,角落里有个大铁笼子,应该是用来囚禁受害者用的,旁边墙上一个大的x架,四个头上都有皮扣,x架是木制的,上面血迹斑斑。

 

除此之外,地下室整个墙面地面上都被喷上了发光氨,发光氨可以显现出被清洗干净的血液痕迹,斑斑点点的的蓝幽幽的液体泼洒痕迹看上去触目惊心,遍布于墙面和地面上。

 

肖文过来,说:“李良就是在这里杀死受害者的,那边角落里的女孩是我们破门后发现的,应该也是受害者之一,精神失常,回去需要做精神鉴定,目前看来,无法给我们提供任何帮助,恐怕连指证凶手都不行。”

 

蓝湄疑惑的说:“可是我们发现的那些受害者并没有大量出血的情况,为什么这里这么多血迹。”

 

“因该是那些受害者受虐时留下的,触目惊心啊。”

 

蓝湄于是问:“李良交代了吗?”

 

肖文摇头说:“基本都撂了,对了,外面还有一辆车,你看到了吗?”

 

蓝湄点头说:“看到了,一辆奥拓,是作案工具吧?”

 

肖文点头说:“但不是奥拓,李良把车子外形改了,全方位模仿奥拓的造型和标志,实际上是一辆大众。”

 

蓝湄不禁说:“难怪啊,把全市的奥拓都查了一遍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肖文点头说:“是啊,还是辆无牌车,从没上过路,我估计他就是专门用来作案的在后备箱和车厢里都发现了受害人血迹。 ”

 

肖文叹口气又说:“最初推测的时候,王老师和韩香蕊的推理都对,李良出身贫穷,是家里的幼子,上面有三个姐姐。”

 

蓝湄闻言说:“很典型的重男轻女家庭。”

 

肖文点头,说:“对,所以李良在步入社会之前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几乎没有遇上过任何挫折,因为他本人也算是挺努力的那种,学业优良,人长得还挺好,工作之后就很快讨的了现在这个老婆陶丽娟的欢心,不久结婚,靠着老婆的家业成了一名成功人士,但是他其实一直以来的目的是想成为陶家的掌门人,陶家在大连大约也就是个中产,还不是特别有钱的那种,但相对于他的原生家庭而言,已经是非常有钱了,陶丽娟是独女,李良以为自己迟早接管陶家,陶家的一切就都是他的了,结果陶家又不傻,陶丽娟父母早就把陶家的实业全部交给陶丽娟处理了,李良更本掺和不进去,挂着个副总的名头一点实权都没有,从那时开始他的心态就已经崩了,正好陶丽娟叫他管理并不重要的材料调度这些事情,仓库就归他管了,陶丽娟都不会来这边看看,工人们也只在需要材料的时候来这里搬运,平常这里并没有人管理,所以这个地下室就成了他的地盘,他最初只是挟持妓女,关在这里虐待取乐,发泄性欲,后来发现被他抓来的妓女根本没有人寻找,也没有任何人被报失踪,他的胆子就大起来了,而恰好这个时候,也大概是案发前一个多月,陶丽君提出要跟他离婚。”

 

蓝湄疑惑,说:“为什么这个时候离婚。”

 

肖文笑了笑说:“陶丽娟也正在接受问询,很直白的告诉我们,他性功能不行,因为他吸毒。”

 

蓝湄闻言说:“这就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体弱,害怕受害者反抗了,可是,这个幸存的受害者,真的一点信息都无法提供了吗?”

 

肖文闻言说:“估计回去还得请教王昊天专家。”

案子算是破了,李良被抓,他的妻子陶丽娟对他的情况一无所知,得知李良就是这起连环杀人案的凶犯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在问话的刑警做了一些心理辅导以后,才清醒过来,立刻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包括她一直以来对李良的不满之处。

 

力量还在审讯中,段磊负责审讯,其余人都在外面通过电脑旁观,李良在审讯室里交代自己的作案细节,肖文在外面感慨说:“这人从小到大所有的好处都是从女人哪里得来的,可他为什么这么恨女人呢?理解不了。”

 

王昊天闻言说:“那是因为予取予求惯了,从小他的母亲姐姐都是他要是什么给什么的,到后来他老婆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他要什么给什么了,可是他的最终诉求却被拒绝了,他接受不了这种拒绝,正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被女人照顾习惯了,他的概念里,女人应该满足他的一切诉求,满足不了的时候就会产生强烈的恨意,并且泛化,对女性无差别攻击,之所以只选择妓女下手,就是因为这个群体不受人重视,要不是他太猖獗,死个把人估计都发现不了。在这之前我的推测还是有错误,我按常理推测他受过虐待,现在看这个推测是照本宣科,按照理论得出的这个结果,不符合国情啊。”

 

正说着,肖文突然说:“蕾蕾,你来了?

 

 

几个人转头看去,看到一名警员带着蕾蕾过来了,是来这里做指认的。蕾蕾听到肖文的话,点头说:“啊,我接到电话就过来了,人真的抓住了?”

 

肖文点头,指着玻璃里的李良说:“是他,你能认出来吗?”

 

玻璃是单向镜,从里面向外看是一面镜子,从外面向里看是透明的,蕾蕾看了一阵说:“身高胖瘦都很像,样貌就不敢说了。”

 

肖文点头说说:“已经足够了,我们现在所发现的所有证据,基本是铁证如山了。”

 

蕾蕾闻言,大大的松了口气。

------------------------------------



我回来了,昨天被堵在天水 ,本来打算去西安的没票,差点连兰州的都回不来,过年出趟门不容易。


这篇文不是典型意义上的悬疑侦探文,所以重点不会放在如何破案推理上,其实我悬疑推理的文看的多了,各种费尽心机巧设案情,步步抽丝的小说看多了,已经没有太大兴趣了,写来就是为了发泄我自己各种不满的,而实际上这篇文还在铺垫期,可能对于读者来说有些考验耐心,但我可以保证每一个案子都是有实例可循的。


比如目前写的这篇,想满足好奇心的话可以搜一下洛阳地下室性奴案。对,这个案子就是被媒体这么赤裸裸的称呼着,我也不懂受害者被虐待被杀死,为什么还连最后的敬重都不能给她,纵观国外类似案子,死者一样是妓女,再不济也是把死者称为妓女,再不济也会以凶手为主叙事对象。而像我国这样,一个死了三个人(可能记错)的案子,凶手连提都没提,焦点都集中在受害者如何被虐待杀死的细节上。


这就是我国文化,我以前吐槽过每次论及女权总有人会说别把什么话题都往女权上代,可实际上,连我们用的语言都是男权的文化体系,随便玩点字眼都能把女人凌迟一遍,在这种文化中,不跟女权沾边的事情,才是罕见。


-----------------------------------------



举报 | 1楼 回复